LED照明业高手过招 360度剖析行业态势

发布时间:2015-08-30 14:19 作者:环亚娱乐 来源:http://www.traxier.com

随着LED照明产品技术成熟和品质稳定,原先灯具从1—2年换一次灯,变成现在4—5年甚至10年换一次灯,灯具更换周期的变长,间接导致照明市场缩减。

LED的长寿使得未来不需要这么多人来“玩”

周学军:LED照明产品经历三波浪潮,第一波大功率,第二波中功率,再到第三波智能照明。目前室内灯光99%的设计都是基于中功率,价格也是杀得非常厉害,同时使用寿命也在下降,已从原来的30000小时,到25000小时,到15000小时再到10000小时,可能未来还有6000小时,在不同应用领域,灯具的使用寿命不同,比如在家居方面开灯的时间并不长,专业领域要求的时间可能会长一些。以前的节能灯使用寿命3000—4000小时就用得很好了,LED照明产品未来不需要达到10000多小时,单单提升至7000—8000小时其节能效果就很好了。LED的长寿命肯定会给产业带来影响,未来不需要这么多厂家存在。

另一方面,企业如何通过附加值的提高,来增加应用产品的价值。这个行业太有前瞻性,LED渗透率还没有达到50%,各个企业就已经开始讨论第三波,大家都带着对行业一种预期性在做产品。

寿命不再是问题,照明给生活带来无尽变化才是关键

唐国庆:自己一般都是最后一个讲,因为一讲就是讲全面的。今天行业人士老外有三个人,国内也有三个人,可以说PK火热。我们的生活越来越丰富,现在流行“中国梦”,且越来越梦幻和美好;现今灯具已不仅仅是一个照明的物品,它是很多美好中国梦的具体表现。比如智能化、通讯化、便利化等,寿命不再是问题,照明给生活带来无尽精彩变化才是关键。

目前处于功能性照明阶段,未来LED将往可体验式消费方向发展

陈琦:目前照明市场更多停留功能性的要求,停留在工业产品层面上,下一步企业应该拓展一些新兴的应用,通过创新把LED照明产品做成一个可以真正让消费者体验式消费的产品。以家居为例,目前照明产品的更新要与家居装修风格同步的,这就制约了照明产品。在做产品设计的时候,要创新设计,做成能够单独简易地替换而不依赖于家装。今年没有在光亚展出现,但是在旁边酒店做出展示,因为这样更近距离接近消费者客户,方便交流。

未来5—10年市场会保持8%以上的增速,明年LED渗透率会达到40%

高明:通用电气对中国市场绝对不会放弃,在市场推广侧重点,资源放在更有效推广上面。很多人说照明行业在LED产品技术和性能影响下在不久将来会出现饱和状况,但是我觉得那是三年五年后问到这个问题更为合适。今年LED灯具市场增长很快,尤其是今年LED光源替换市场,在很多财报显示几家大的LED公司增长都在10%以上的,而传统照明则受冲击很大。内部做过讨论得出,未来5—10年市场会保持8%以上的增长速度,明年渗透率会达到40%,未来几年甚至达到70%,这个速度超过了想象。至于怎样在未来创造更多价值,在提升产品附加值上,智能在未来将是一个大方向。另外,企业可以在特殊应用领域给消费者创造更多有创意的产品。

未来在照明领域将会出现局部区域的标准化

张奕:我们是纯粹做灯具应用的厂家,上游有GE、欧司朗等厂家给我们压力,同层领域的企业也很多,包括珠三角地区等都有很多竞争对手。这么多厂家竞争,如何做到激流勇退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自己看到很多企业的开始,同时也在很短时间内看到企业的结束,这个行业最痛苦的事情就在于当我们都以为是朝阳的时候,很多时候已经走向夕阳。

现在行业很多人都是在讨论多少钱每瓦,一直将自己挤压在成本竞争之中,其实更应该考虑每单位面积的有效照度。重新思考一下,LED时代下,什么是灯具?为什么有条形灯?为什么有点光源?为什么有泛光灯?它的缘由来自于我们的传统光源,因为有了T5、T8所以我们有了条形灯,LED时代很多人直接将光源放到T5、T8里面去。

我们的光是有建筑性,体现建筑夜间的美感,为什么不以建筑为主体来考虑照明的单位结构,这是我们往前走的一个方面。另一个就是功能性照明高度标准化,自己去过美国、泰国许多城市发现一些共同点,每个城市区域所使用的路灯照明基本是同一款式,纽约每三年修改一次标准,每个标准只有三种产品,一旦定型就不会再更改,这对城市而言有很大的延续性、管理便利性。这在曼谷、悉尼、纽约等发达和发展中国家的城市都是这么做,我相信随着中国发展未来在照明领域会实现局部区域的标准化,从长期的功能应用照明来看,标准慢慢细化,按照标准来能够帮助很多企业少走弯路。

尽管LED长寿命,但未来市场量会继续拓展

邵嘉平:目前LED照明产品品质更好,寿命更长,一般经过一段发展时期之后会达到巅峰并随即下降,但我认为在未来发展中市场量会继续拓展,就像Iphone 4S那样,其产品的性能与寿命都比以往要好,但却在市场引起火爆。个人不觉得三五年后市场会达到饱和。灯具除了寿命之外,更重要是将灯的工业设计、光源、审美、智能控制等方面努力,这个市场还是有很大的潜力。

科学、技术、文化的“跨界”融合是行业未来发展一个方向

常志刚:建筑灯光审美现在的表现方式都是模仿过去太阳照亮建筑那种方式,所以都是按照在太阳的照耀底的标准衡量灯具的性能,显色性这个指标就是最好的说明。显色性是一个旧观念,我觉得灯光不一定就是去投射,去直接照在建筑体,它有更多的表现方式。

设计师做设计,就是在做一种生活方式,将现有的生活方式达到最好的服务;而艺术家则是对现有的生活方式两个极端做出反应,一个就是挑不好,一个就是挑好。艺术家是反思的,灯光师是服务的。

艺术、设计、技术怎么去结合这是我们应该思考的事情。开会议的时候,很多照明行业人士强调更多是技术指标的提升,老百姓对技术指标并不感兴趣。我觉得应该先有社会影响,才有经济发展、才有商业模式、才有企业盈利。在做产业技术精湛的时候,能够回到源头,从使用者的角度思考。所以我认为两种人比较重要,那就是设计师和艺术家,设计师直接与产品用户沟通,而艺术家思考的高度更高,站到行业乃至社会文化高度来思考问题。照明行业怎样才能推动科学、技术、文化等一系列元素的结合,我认为“跨界”是行业以后发展一个重要方向。行业的思考应该摆脱行业自身圈子来思考。

产品的多样化、专有化和光服务的配套化是未来一个大方向

张奕:假如不是拥有某些特殊技术专利,即使中国照明市场的国际品牌都有可能退出市场。那么如何做到不退?现在我们都在说差异化,差异化同时还有专有化。第一点,现在把LED照明产品一拆,芯片、透镜、胶水、驱动、设计加工等等,如果在里面某个块自己做得最好,那么建议就选择它来做,剩下的交给更为专业的人来做。

第二点,如何发现潜在客户需求。现在苹果手机为什么能够卖得那么好,因为挖掘到潜在市场的领域。如果将自己挖掘到潜在客户的需求,在照明领域发现健康的需求或发现其他潜在需求,那么请坚持,因为你的盈利会回来。

第三点,分工专有化,一些朋友以商业连锁模式的照明维护服务作为突破口,同时从照明拓展到电工开关乃至家电上的维护服务。从整个“LED食物链”看,其实LED不只是单纯地生产,而是服务业未来说不定是一个大方向。以自己为例,2005—2014年之间,所用的LED灯具没几个还“活着”,单单灯具维护自己就花了1000多万,反过来,单单自己的企业就有这么多灯具需要维修,那么整个行业可想而知。

企业的产品能不能多样化、专业化;同时光服务能不能够配套化,去寻找新的发展之路,让行业充满血液,而不是血泪,而不是整天考虑“芯片多少钱”、“外壳多少钱”、“散热多少钱”等等。

成功有很多理由,失败一个理由就够了

邵嘉平:活下来有很多因素,有渠道、有品牌、有创新、有资金、有人才、有技术等等。成功有很多理由,失败一个理由就够了。失败的企业可能是资金链断裂、可能是技术研发不够、可能是渠道不行等等,相当多比例企业都会被淘汰掉,但整体市场在扩展,而企业个体则很难生存,就像在PC、手机、液晶显示屏等产业,很多企业淘汰出去,但是整体市场壮大。

小众市场将是未来趋势,大公司可能会变小,小企业也不要急着增大

周学军:产业环境不好,谁都有可能出局,连飞利浦也不能置身事外。工业时代的发展,照明市场会越分越细,因为大家都知道注重差异化,专注细分领域,小众市场将是未来趋势,企业倾向于自己擅长的东西。大公司可能会变小,小企业也不要急着增大,因为极有可能倒闭掉。

企业需要与时俱进以不断变化适应这个市场

陈琦:现在企业所处行业是飞速发展的时期,留下来的企业都有自己的特质,有一个点很重要就是要与时俱进,涉及企业运营很多方面。技术研发、产品设计、市场推广、消费习惯、企业管理等种种方面,企业需要不断变化适应这个市场,适应这个世界。

成本、质量、渠道品牌、产品创新是企业生存的四条秘籍

高明:真正生存下来企业都是有自己的秘笈,我总结为四条秘笈:成本、质量、渠道品牌、产品创新,某一方面做得好都能生存下来。1995年到2000年这段时间,当时几千家企业涌入照明行业彼此竞争,十多年后留下来的基本上在这四条都能够找到特质。

创新科技才是生存之道

唐国庆:六位嘉宾六个角度,我们要善于学习才会有生存空间。企业最重要首先学会存在,接下来才是发展;第二点你的核心科技在哪里?三星发展壮大是有道理,三星提出2016年可能从事纳米光电的科技,包括行业里的无金线、无封装、无驱动等等,创新科技才是生存之道。

灯饰行业“暗藏杀机”的资本运作

唐国庆:照明企业要学会改变,在什么角色做什么事。

周学军:资本是个好东西,对你而言有时也是双刃剑,一旦引入资本,要按照游戏规则来玩。

高明:这使我想起雷士风波,希望它能够早日平息,希望雷士这个旗帜品牌不要倒下。对于中国企业来说,知道自己需要什么,一旦参与游戏,需要学习规则,在充分利用规则。

陈琦:资本很美好,但也很危险,厂家运作资本的话,要了解好规则,认真谨慎运作。

张奕:自己对资本深有感触,因为公司去年就被美国一家大公司收购,中国最糟糕的并购案件是联想收购IBM,不要以为你的价值就只值这一点点。

邵嘉平:有了充足的资本,我们2015年准备推出8寸的碳化硅、后年会推出10寸碳化硅等技术新产物,才有资金做很多事情。资本是好东西,一定要把握好这个东西。
环亚娱乐 close